Luckygrass

魄魄 也青 青奇

【魄魄/白鬼】流转_04

“时空旅行的运作方式是通过一个虫洞让太空的一端和另一端与时空相连。物理学法则表明黑洞强大的引力足以撕裂时空结构,从而使虫洞成为可能。”

“稳定一个黑洞得需要大量的负能量,以前人们认为这种奇异的能量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我们现在能在实验室内制作出这种能量。”何教授在黑板上画好示意图,“时间旅行是可行的,但并不实际。”

“那究竟能不能做出时间机器呢?”
“为什么我们没有见过未来的旅行者通过时间机器回来呢?”几名听众开始迫不及待的发言。

“首先时间机器分为两种,通向未来和回到过去的,虽然看起来只是两个不同方向而已,但这两个方向难度差异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何炅点开演示文本第47页,“通向未来的时间机器在技术上和理论上都没什么问题。”

“但回到过去的牵扯到问题太多了,各种悖论,可能性和理论方法都是众说纷纭。假设世界线理论是宇宙的真实解释,才有可能将影响降到最低。”

何炅在黑板上画了三条示意线,分别标示α、β、γ,“你可以在世界线之间跳跃,但如果跳跃的不够远,你还是无法逃脱进入之前漩涡的命运,顶多是被吸进去的时间点被改变……”从α线某一点起,斜着向β引过去一条线,α和β相交于远处一点,而远处的γ线并未与α和β相交,“这个相同的命运漩涡我们称为世界线的收束……”

这是白敬亭的导师何炅受邀回国后的第一场关于理论物理学的开放讲座,全程由橘子TV现场直播。白敬亭合上电脑,不安的揉了揉额头。

尽管一直雇佣私人侦探跟踪吴映洁,白敬亭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她占为己有。像少年人的爱恋,偷偷看一眼就能开心很久, 有时发现她和异性走的近了,也会生气,生自己的气,但又希望,只要她平平安安地幸福,自己守护着她就好了。

吴映洁成为鬼超红后,星路平坦,白敬亭也专心扑在自己的研究上,只是偶尔刷一下娱乐新闻。
可听说吴映洁要退出娱乐圈的消息,白敬亭原本平静的世界开始动摇了,他怕自己不能再隐藏在粉丝中去“监控”她的生活,他怕自己的“关心”让她觉得害怕。但真正让他慌乱的,是他发现自己对吴映洁的事竟然不是100%的了解—吴映洁的生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一帆风顺。

本来只是想借机会打听鬼超红的事,白敬亭怎么也没有想到鬼超红会出现在王嘉尔的情人节单身趴上。虽然大家都带着立体折纸动物面具,白敬亭还是远远认出了那个冒冒失失的人。

宾客名单上面没有吴映洁的名字,所以她是怎么来的?白敬亭把王嘉尔拉到一边,“今天来的人里,有没有你名单上没记录的?”
“哇,哥你好厉害啦,你是数出来了吗?是大老师的朋友~”
“大老师朋友?”
“对啊,我在《拜托了冰箱》上认识的大老师。”王嘉尔看白敬亭没反应,“我棒不棒,给我掌声哥。”
白敬亭也不知道认识大张伟有哪里棒的,随手拍了拍让王嘉尔很不满意。
“大力一点,速度快一点,鼓掌。”王嘉尔用头顶了一下白敬亭的狮子头套……

晚上的节目是《惊魂侦探夜》,游戏中有一名死者NPC,王嘉尔请人布置好了场地,需要到场的嘉宾分组找线索,一起破案找到凶手。

大家都提前2天领到了剧本和身份卡,搜证时每组6人,3男3女,大家可以在一起破案的过程中互相了解,一拍即合,培养感情,早日脱单。

大张伟接到邀请后觉得这种游戏新奇有趣,于是试着邀请了吴映洁,也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下来,“好想试试看!可是…我是鬼超红诶……”
“我还是大天师呢,得得得,我知道你意思了。”
王嘉尔把这次弄成假面派对,也是为了照顾这位大老师的朋友。这么神神秘秘的,估计是漂亮的明星小姐姐,王嘉尔私心暗箱操作把几个漂亮的适龄小姐姐分到了自己和白敬亭的组里。

吴映洁抽到的身份是暴力小丑女,白敬亭是颈部纹有小丑男的嘻哈少年,游戏前半部分进行的很顺利,只是白敬亭一直跟着神秘小姐姐。王嘉尔在白敬亭的房间搜到了很多证据,一直认真地逼问他和吴映洁是不是有一腿,同组人都搞不清他问的是游戏设定还是现实。

第二次搜证时,为了烘托派对的氛围,恐怖的背景音乐响了起来,灯光昏暗。也不知是否是人物设定,鬼鬼一直偷偷拽着白敬亭的袖子。

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走,打开电梯时一个人影突然冲了出来,吴映洁“啊—”的一声尖叫后不住地哭。

“别害怕别害怕…”白敬亭蹲在她身边安慰着,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

“不要啊,不要这样对我,我好害怕啊…”由于带着头套,除了白敬亭和大老师没人知道哭到差点晕厥的是吴映洁。“我不要再做小绵羊了,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

听到鬼鬼的胡言乱语,其他人只觉得莫名其妙,白敬亭却顾不得他人的眼光一把抱起鬼鬼向楼上客房走去。

大张伟站在围观的人群里—良缘孽缘,躲是躲不过的……

她是因为这个要退出演艺圈吗?白敬亭脑海里闪过无数的个不同时期的吴映洁,那是在过去周而复始了几十次的人生中,他记忆中的吴映洁。

“……如果是第三种‘因果’说,那么你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这件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并且已经发生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因存在了你的穿越”而发生的后果。既然你害死了她,那么无论你的穿越做了什么事也不可能改变这件事,因而在你的穿越过程中,必然会有某种因素的影响,造成你的计划失败。你的穿越与这个世界也是因果相关。所以你无法改变任何事实。 ”

不会的,明明快要成功了的。

吴映洁哭累了就睡了,白敬亭用她的手机拨打了紧急联络电话,接电话的是吴磊。直到吴磊出现,白敬亭向他说明了事情始末,并保证一定会守口如瓶后,才离开酒店回到自己家。

白敬亭的理智早在吴映洁说出“小绵羊”三个字后就不存在了,慌乱的打开一个又一个锁,从最隐秘的地方拿出了一个笔记本……

第一次,22岁,死亡
第二次,23岁,死亡
....
第二十六次,28岁,死亡
.....
第三十五次,24岁,死亡

白敬亭意识到,一次又一次的时空穿越,一次又一次从原始线人为地改变吴映洁的生命轨迹,除了自己作为时空旅行主体保留存全部的记忆,吴映洁作为最直接的受影响者,很可能被动的产生了大量记忆留存,在受到刺激后以幻象的形式交替出现。

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教授说的副作用果然还是会在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爆发性显现。

怎么办,即使强迫自己不见她,远离她的世界,吴映洁还是有可能被因为精神承受不住副作用最终崩溃。


“除非,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