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grass

魄魄 也青 青奇

【魄魄/白鬼】老师你好(中)

ins互粉了!!!终于从不熟的同事成为了好友!!!

惊天大🍬,普天同庆啦!!!



数学老师董力下课回到办公室,“今天你班上的白大神来上课了啊~”
“白大神?没印象,”鬼鬼抽出花名册,看到男生学号第一个,“哦哦,白敬亭啊,这学期他一直没来上课。他家里有什么事吗?”
“他家……如果有钱算是事儿的话,那他家就是摊上大事儿了。”

被董老师这么一解释,吴映洁再傻也能明白,这估计是一个富二代。“我去看看…”

“午休了,学生们肯定都出去吃饭了。也不知道白敬亭怎么今天想起来上学了。”魏大勋走到吴映洁的桌旁,“咱也吃饭去吧吴老师,顺便给你普及一下咱们白大神的事迹,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一顿饭的功夫,鬼鬼对白敬亭差不多了解了一些:
「有钱」+「皮相好」+「智商高」=「比较暴力比较黄」。

前几项听其他老师说时还可以理解,至于最后一点,鬼鬼云里雾里的不太明白。

“他和王嘉尔,还有市里其他几个贵族学校的孩子关系不错,总爱弄点不撩人的事儿,恶趣味吧。”
“是欺负人吗”吴映洁追问到。
“算是吧… 不过都是前两年的事儿了,他爸都帮他摆平了。”

对于白敬亭,吴映洁是不想招惹的,只希望他在学校玩儿够了赶紧回家,不要打扰其他想好好考试的学生,更不要在自己的实习期间闹出什么乱子,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实习老师,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搞定家里有钱有势榜上有名的“坏”学生。

午自习的时候,吴映洁进班没看到白敬亭。高考前争分夺秒,午自习时间足有一节课那么长,经常会有老师占用来给学生进行单独答疑。虽然高三的午自习已经不是强制性的了,但大多数学生还是会利用这段时间在教室里复习。

王嘉尔从来不上午自习。

把下午试卷分析课要用到的各科试卷发给学生们,叮嘱他们利用午休时间提前修改一遍错题。
“这个时候,成绩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大家要把注意力放在错题上,看看自己还有什么知识点运用得不到位。”
又走到班长身边小声问到,“今天白敬亭来了?”

杨蓉停下写了一半的公式,“嗯,上午第三节课来的,”回头看了看最后一排的位置,“这会儿不在。”
“他回家了?”
“不知道,应该没有吧。他还找我借课表了。”

校外西式简餐馆里,王嘉尔一副看戏的激动劲儿,“我的天啊,鬼鬼不会真信了吧。”

白敬亭喝着果汁,挑挑眉。

“我跟你说过,她很有趣。”

“是啦,普通话都讲不清楚,她是个台妹吧。”模仿吴映洁的台湾腔,“还问我「啥?」…笑死了”白敬亭说着,就想起了吴映洁当时的蠢样子。

从土耳其回来一个礼拜无所事事,家里连点儿人气儿都没有,白敬亭想不如去学校,好歹还有王嘉尔能一起玩。
王嘉尔还没下课,他溜达到操场,看见低年级的班在上体育课,齐刷刷的校服中间一个穿着运动服扎着丸子头女孩混在里面。

在高中,敢于不穿校服的只有两类学生,高三生和低年级中敢于挑战校规校纪的。
这个时间,高三的都在上课,能翘课出来玩的,也算是人中龙凤了。无论属于那种,对方和自己都是一类人…
白敬亭慢跑着凑上去,看女生脚底下踩的是Nlke今年的春季限量版女鞋。自己出国才买到的限量版,她也有?仔细看了半天,觉得不像是高仿,白敬亭才开口搭讪。

没想到对方这么好骗,把自己当成体育老师,还相信自己和她一样大。白敬亭喝光了杯里的饮料,招呼王嘉尔:“走着,我都等不及想看看她知道自己上当了会是什么样子。”

吴映洁在教学楼走廊里碰见了王嘉尔和上午刚刚见过的体育老师,一激动刚要打招呼,看到王嘉尔坏笑的样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下………
白敬亭走到鬼鬼面前停下,身高差让他顺利地伸出手指戳进了吴映洁头上的小丸子,

“老师你好,我是白敬亭~”

“你………”自己被骗了!

“你要请我吃饭。”白敬亭接上鬼鬼没说出来的话。

“你…恶劣!怎么可以欺骗老师!还说和我一样大!”吴映洁顾不上自己身份,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弟弟骗了就很气。拍开白敬亭捣乱的手,“不要戳我头发啦!”
“谁说我骗你了”白敬亭笑在脸上。
“老师说的!”
“是你自己误会了。”
“误会?算了啦,就当是我误会了,你们回教室吧。”吴映洁懒得和小孩子纠结这件事了,尤其当这个小孩子是白敬亭的时候,打算认输离开,却被白敬亭拦了下来。
“老师说好的请我吃饭,出尔反尔不算数了吗。”
“什么叫出尔反尔,你到高考结束,乖乖的不要惹是生非,我就请你啊。”吴映洁才不想请他吃饭。


“哈,”白敬亭笑出声,“没想到老师还有小计谋,缓兵之计吗。”拉开一段距离,弯腰视着吴映洁“谁让我想占你便宜呢,答应你好了。”白敬亭话里有话,食指刮了刮吴映洁的下巴。
“╯^╰”鬼鬼没躲开对方的骚扰,绕开白敬亭保持着理智回到了办公室。待越久越危险!

带着眼镜,看起来温温润润的样子,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可惜了一副好样貌。吴映洁趴在办公桌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后悔自己还冲着他发花痴,什么帅哥啊,就是个大骗子!

之后的半个来月白敬亭都没怎么难为鬼鬼,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冲吴映洁做些小表情小动作。吴映洁觉得,对方每一次挑眉和细不可见的嘟嘴都是要做坏事的前兆。她不知道,还有一种躁动是春天里青春期少男无处散发的荷尔蒙……

4月初的下午,教务秘书长何老师一个电话把鬼鬼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吴老师,你应该知道,作为班导师,不仅要关心学生成绩,还要关心学生的身心健康…”撒校长伸手示意吴映洁坐下聊,“你班上的白敬亭同学,你了解吗。”
吴映洁心里一惊,糟了糟了,不会粗事情了吧。“白同学怎么了吗,他最近一直都有好好上学啊。”
“嗯,他在校期间确实没什么问题,这一点你的功劳不小,但是,最近他经常夜不归宿和一群外校学生玩儿。”

“外校学生?”吴映洁想起了之前其他老师说的,白敬亭的恶趣味。
“嗯,快高考了,校方担心会发生状况外的事情,所以希望作为带班老师的吴老师你,多多留意这件事。”
“没问题!放心吧校长!”答应下撒校要求,吴映洁一半是出于教师的责任感,一半是觉得白敬亭可能没有传说中危险,还有一些对年轻人恶趣味的好奇。

酝酿了一个礼拜,期间偶然的机会两个人还成为了微信好友,鬼鬼寻思现在和白敬亭算得上亦师亦友了,终于找准了机会在放学后单独留下白敬亭“谈心”。

“校长说,你最近经常夜不归宿?是去哪里了?”
“有时住王嘉尔家。”
“其他时候呢?老师还听说你经常和其他学校的学生一起,你们是去做什么?”
“又没做犯法的事~”
“可你有过黑历史。所以老师要保证你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白敬亭直起身,“老师连我的黑历史都知道了?看来没少打听我的事嘛。”

“白敬亭同学,老师确实很关心你,但并没有打听你的事情。至于你的黑历史,我只偶然听说过,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那你想不想了解我更多一点?”

吴映洁调整坐姿,右手稍稍抬起对着白敬亭向外一挥,“不想,我只希望你乖乖的,放学后老实回家。”
周围还有几个老师在加班,白敬亭贴近鬼鬼耳侧小声说:“可是我想让你了解我多一点,就今晚怎么样。”

“你想干嘛?”鬼鬼滑动座椅向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对方。

“吴老师你不是授了校长的命令来监督我的吗,我在配合您呀。”白敬亭说完就起身了,“时间地点晚上给你发微信。”

收到白敬亭发来的时间地点,鬼鬼没有回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怎么可以去夜店!—为了不暴露自己园丁的身份,吴映洁化完妆,换了一身白底黑纹理的露背短裙,以防万一,还带上了夜店热款黑色口罩。

“都说没钱就没朋友,那种朋友跟钱走……”鬼鬼一进店就看到白敬亭一身金光闪闪的外套,也摘掉了平时扮乖的眼镜在台上唱rap,明星一样的气质让人炫目。
“我还要跟我的homie同富有!…”混在人群里跟着音乐扭动了一会,白敬亭唱完歌下台后,鬼鬼也找了个附近的位置坐下,点了杯mojito,悄悄观察着白敬亭的动态。

“白哥,你都要高考了怎么还成天出来玩儿,你爸不管你,何叔不管你了?”
“我也不能天天住王嘉尔家,而且今天约了人。”白敬亭喝了口酒,往门口看去,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这么久,鬼鬼怎么还不来,还是已经来了没找到自己?
“!今年的小绵羊?”吴磊来了精神。
“唔哦唔哦唔哦,好刺激,还以为我们白大神今年要毕业,等不到万圣节一起玩儿了呢。”

白敬亭侧眼给了他们一个「没出息」的眼神,“一个个儿就不能成熟点?还玩儿小绵羊呢,多没溜儿啊。”
“呦,我看那个戴口罩的美女一直从白哥唱完歌就一直往这边看,”贾紫用手肘推了推白敬亭,“白哥,你对小绵羊没兴趣,对小野猫有没有兴趣啊……就10点钟方向。”
白敬亭随意看了一眼,“没兴趣,”转而又向门口方向看,“你们帮我盯着点门口啊,丸子头,大眼睛的那种女孩儿”说完低头发了一条微信,
「我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哦,你确定不来监督我吗,吴老师。」

吴映洁哪有空看手机,一个男人凑到她身边,“美女,我刚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你留个电话给我怎么样。”
“我不要。”鬼鬼拒绝他,继续盯梢白敬亭那群年轻人。
“留个电话呗,要不去我们那桌大家一起玩儿?”
“我suo过不要啦,我还有事。”鬼鬼皱着眉。
“那我们一起拍个照吧!”对方说完一把搂住吴映洁的肩,拿出手机想要合照。
“你放开我啦!你放开我!”虽然平时玩儿的开,但鬼鬼很怕别有用心的人被吃豆腐。对方看她真的很生气了才放开手,吴映洁吓得赶紧跑开了。

鬼鬼的叫声引起了白敬亭一桌的注意,吴磊觉得有些好笑,“喂,刚才你们说的那个小野猫,好像还是台湾妹哦。”
贾紫附和道,“嗯,我suo过不要啦,哇,撒娇一样。”
听到台湾妹几个字,白敬亭仿佛电了一下,再也不看门口了,“什么?怎么了?她人呢?”

“刚好像被人骚扰了,往那边跑了。”吴磊朝洗手间方向扬了扬头。
白敬亭完全没有看出来,那个带着黑色手套,看起来夜店Queen一样的,竟然会是吴映洁……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