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grass

魄魄 也青 青奇

【魄魄/白鬼】流转_03


登机口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小声说笑着,「好帅啊…」「腿好长啊…」「你快点,偷拍一张,天啊,怎么这么好看啊」。其中一个拿着手机,镜头对着已经开始检票的商务仓乘客入口。
镜头里,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正在递出登机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合体的黑色衬衫透出他一身“生人勿近”的气质。


「哇~总裁范儿」女孩放大屏幕,男人侧脸轮廓分明,眼镜金属链衬得他面容冷清白皙,配着棕红色的短发,有种说不出的禁欲感……大概是听到了感叹声,手机画面中男人向这边看了过来,高挺的鼻梁,眼角的泪痣又显得色气满满……女孩儿红着脸赶紧捂住了手机把眼神移开,意识到自己偷拍失败想要重新来时,男人已经上了飞机。

座位上放着飞行目的地当天的报纸,白敬亭喝了一口保温杯里面泡的枸杞红枣水,习惯性的翻看着报纸。
高中毕业后,白敬亭就申请了国外的大学去念物理系,如今博士在读,除了每年春节会回国待2个月,其他时间都是在研究所里面跟何教授研究项目。
娱乐版大号字体头条和让人眼花缭乱的照片 :
「鬼超红!暂别?」「期待吴导上线ing」
「婚期将至 or 难言之隐?!」
整版都是和鬼超红相关的新闻,下一版更是以“告别作”为卖点,借势为贺岁档的电影宣传。

白敬亭心里吐槽着“贵圈真乱”,身体却诚实的把标题是「婚期将至 or 难言之隐」的部分拉近眼前仔细看了会儿,看完后如同一个无辜看客,波澜不惊地合上报纸,靠在椅背上休息。

原本计划和白敬亭一同回国的何教授,因为项目有了一些进展临时决定在英国多待半个月以便整理记录数据。去实验室也没有什么事做,白敬亭从机场出来后便直接回到了自己家,打开网页,在搜索框里输入「吴映洁」三个字,铺天盖地的消息,也看不出什么新的端倪。

白敬亭拉过还没整理的行李箱,在夹层中拿出一包厚厚的信封,里面倒出的一沓照片明显都是偷拍的角度…

全都是鬼超红的照片……

白敬亭像侦探一样拿着照片一张张翻看,想在其中找到蛛丝马迹,机场照、酒店外窗帘照…他突然起身将照片狠狠摔在地上,这些照片普通的狗仔都能拍到!一点用都没有!
从行李中扒拉出来一部老人机,按两下通话键开始呼叫最近通话列表的第一个,“不是说让你跟好大明星吗,退圈这么大的事我现在才知道。”

对方不停地辩解,“其他的新闻你都不要跟了,所有损失算在我头上,我要大明星最近所有的消息,尤其是退圈的原因……”
电话另一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白敬亭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你知道我是谁,查不出来,就别想做这行了。”

吴家姐弟在M市进行了风波出现后的第一次碰头。

“姐,你知道大老师吗?”吴磊神神秘秘的问吴映洁。
“?很红的那个,专门上综艺给明星算运势的大老师吗”
“大老师人很好,我想请他帮你看看。”
吴映洁皱起眉头,操着一口台湾腔开始讲河南普通话:“你在讲什么嘛,我是精神不好…又不是…哎呦,而且大老师看起来怪不正经的,感觉他都是在讲一些发(花)言巧语搞笑的啦”

“大老师虽然人不正经,但他是有真本事的,你知道吗,他小时候还被评为十大智慧少年。”吴磊一副献宝的样子向吴映洁安利这位圈内大神,“找他卜过卦的人都叫他大天师。”
“真的这么神哇?”吴映洁被讲的有些慌了,“你说的我怕怕的…”
“精神科医生都看不出你有什么问题,我们不如让大老师帮忙看看,万一驱邪除祟有用呢。”
鬼鬼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天啊…被你讲的感觉好可怕啊…你陪我一起去看好不好。”
“好好好……”

大张伟看着眼前一头卷发的臃肿大妈,向吴磊投去质疑的眼神,“这怎么回事儿?吴磊你是把你们食堂大妈带来了吗。没关系,上到敬老院下到幼儿园,咱来者都是客,这位大妈,请问您今年贵庚了?”

鬼鬼嘟着嘴,“你看清楚,我是鬼鬼!吴映洁好不好!”

大张伟双手合十,“哎呦喂,对不住对不住,我们鬼超红演技太好了,我这儿眼拙愣是没看出来~这一开口说话就认出来了不是,保养的真好,跟吴磊妹妹似的,一点不像快三十的人。”
“鹅鹅鹅鹅鹅鹅…吴磊…鹅鹅鹅…这个大老师讲话好好笑…鹅鹅鹅鹅鹅”
“得您嘞,看我这张嘴,又让您见笑了。”大张伟转而跟吴磊说,“你你你,快给她这钮关上,笑成这样儿了都,给她关上。”

吴磊拍了拍吴映洁的背,示意她冷静点儿。大天师掐指算了一下,饶有意味的「诶」了一声,然后又盯住吴映洁的眼睛看了一会儿…

吴映洁有那么一瞬间的慌神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只是感觉好像被看透了一样,异常认真地等着大老师说点什么。

“我下面说的话,你们姐俩儿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虽然大张伟一身朋克装扮,头顶刘海儿一撮绿,怎么看怎么不专业,但吴家姐弟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我没看到什么不该有的东西,硬要说有的话,也不是我能改变的…你的病我恐怕无能为力,但是……”

大天师一个大喘气,“正所谓红男绿女配,都是二十啷当岁,吴小姐你要不要听我劝先找个男朋友。”
大张伟拿出手机开始翻朋友圈,“我这儿有个朋友,小伙儿有钱特别阔,正好跟你凑合过。”说着就要递过来手机给吴映洁看。

吴映洁差点气昏过去,躲开快要贴到脸上的手机,“讨厌!你说你是不是假神棍,你说!是不是假神棍!怎么还做起了婚介所的工作呢儿。”
吴磊安抚好姐姐,坐到大张伟旁边,“大老师,虽然您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我还是相信你。”说完带着姐姐往外走,“改天请您吃饭啊~”

大张伟被人质疑了能力也不生气,看着王嘉尔朋友圈里和一个男人的合照,“年轻人,愚蠢冲动的年轻人~”

从大张伟家出来,吴磊问,“姐,刚大老师要给你介绍男朋友,你怎么都不看看呢。”后半句他没敢说,难道你真要等30了和纶哥在一起?
“你是不了解我还是白痴哦,”鬼鬼一脸不可思议,“你背一遍我喜欢的类型给我听。”
“180,不能比你吵,颜值高…”
“对哦,刚大老师怎么说,有钱特别阔,没有说长得帅。那就不是帅哥咯,不然怎么可能不说…”鬼鬼说的有理有据,吴磊都在心里感叹自己姐姐的智商有突飞猛进的趋势。

“不过呢,大老师提醒了我,反正我也不打算继续拍戏了,病可以慢慢看,谈恋爱刻不容缓的呢~”

吴磊一个人的时候会为了姐姐的病发愁,时刻想着去哪里、找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能够帮到鬼鬼,但在吴映洁身边时,总是会被她的简单快乐影响着,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很难想象她从小父母离异,也就更难明白,这么单纯活泼的女孩儿,怎么会患上如同精神分裂一样奇怪的病症。

就在姐弟俩商量着好不容易有空在一起,要抓紧时间去哪里玩儿的时候,M市的另一边,白敬亭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消息—「和弟去大天师家,30分钟,邮箱查收照片」

评论(3)

热度(32)